? 华夏今日 - 记录当下,传播世界。 亚博体育投注app欢迎您,亚博国际真人官网,yabo客户端

华夏今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吉林辽源东艺集团的强征强拆行为祸害我们弱势农民

已有 76 次阅读2019-6-2 13:22 |个人分类:舆论监督

吉林辽源东艺集团的强征强拆行为祸害我们弱势农民

我们的土地被征用后无法维持原有生活水平更无长远生计保障谁为我们主持公道?



  图为8户农民的土地被征用前长势喜人的蔬菜

  政府是人民政府;公安是人民公安,法院是人民法院......然而,当地方政府、地方公安和地方法院忘记了“人民”,而被一家实力雄厚、人脉通天的开发商绑定,让公权力为开发商所利用所支配所服务的情况下,无权无势的弱势农民遭受开发商的强征强拆,且土地房屋被征拆用后无法维持原有生活水平更无长远生计保障,被征拆的农民投诉举报处处遭遇“天花板”和保护伞,请问作为受害的弱势农民该上哪儿讨公道?谁来为我们主持公道?

  我们是吉林省辽源市龙山区寿山镇七一村的村民,从我们的祖辈到我们后辈,可谓世世代代扎根于此,原本我们8个家庭都过着与世无争、平和安宁的生活,然而,2018年,辽源市人大代表、东艺集团董事长、龙山区七一村党支部书记朱炳义,为了实现最大限度地攫取利润的商业开发,打着加速城镇化进程的旗号,一夜之间就让我们8户农民沦为断了收入来源、断了日常生计、断了未来保障的穷困农民,昔日的平和安宁成为了一种美好的回忆,而现实的残酷是我们每天必须接受的煎熬!

  我们实在不想得罪实力雄厚、手眼通天的东艺集团董事长朱炳义——假如他不祸害我们,哪怕他拿地再不合法、他的财富来源再不合理,我们也会睁眼闭眼,做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本分”农民,然而,朱炳义仗着自己的强大实力和势力,在征拆过程中无视我们被征拆户的权利和权益,拔了我们的“根”却不给我们作出合理补偿,我们在伤害得心口滴血的情况下,再老实也无法将就和忍让了!毕竟我们也是有血有肉的生命;毕竟我们也要正常地生存与生活!我们想要对朱炳义说的是,你又要违法,又要伤民,这实在不是明智的做法。当然,违法与伤民是互为因果的,很难分开:违法必然伤民;伤民必然违法。聪明的商人会做到违法有度,伤民也有度,但你这位呼风唤雨的人大代表无所畏惧,欺人太盛、伤民太狠,乃至断了我们的活路,你是逼着我们举报你啊!

  朱炳义名下东艺集团在征拆我们的土地房屋过程中,涉嫌多方面的**违规违法——

  一是欺蒙上级,将基本农田谎称为一般菜地。东艺集团征用的是我们的日光温室用地,而上个世纪的1996年5月7日,七一村委会和我们所签订的“购地协议书”中,明明白白写的是“菜篮子”工程,并约定“合同有效期三十年不变”;2007年05期的《吉林人大工作》发表的《荡起双桨奔小康——记省十届人大代表、辽源市七一村党支部书记》一文中,也明明白白地写着该村“于1996年至1997年间投资近500万元,建设了百余栋高标准日光节能温室,并被命名为‘国家级农业蔬菜生产基地七一示范区’”,请问“菜篮子”工程和“国家级农业蔬菜生产基地”,难道还只是一般菜地吗?《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34条、《基本农田保护条例》第10条均有明确规定,蔬菜生产基地应当划入基本农田保护区,严格管理。朱炳义 向上级汇报时谎称国家级农业蔬菜生产基地是一般菜地,这样的低级蒙骗岂不是辱没上级领导的智商吗?朱炳义擅自改变土地性质,不只是违法,而且涉嫌犯罪,有例为证:2016年8月17日,云南芒市?安?国土资源案件侦查中队破获一起非法占用农用地案,抓获犯罪嫌疑人2名,涉案土地面积达7172平方米。经查,犯罪嫌疑人李XX未经有权机关批准,擅自于2013年12月占用村民小组集体土地建盖水泥制品厂,并将该水泥制品厂登记注册于其女李红X名下,由李红X经营管理。李XX被法院判处**一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土地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0〕14号) 第三条指出: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耕地改作他用,数量较大,造成耕地大量毁坏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的规定,以非法占用耕地罪定罪处罚。朱炳义以“推进城镇化建设”为名,行商业开发追求盈利之实,将基本农田改变为商业开发用地,该以非法占用耕地罪论处!

  二是朱炳义所征用的土地未经国务院的审批且少批多征。东艺集团征用的是基本农田,按照《土地管理法》的规定,征用基本农田不管面积多少都要经过国务院批准,东艺集团征用了200余亩基本农田,却没有经过国务院批准,且东艺集团向吉林省国土资源厅报批的是10.127公顷(150亩)土地,而实际征用了200余亩土地,用弄虚作假手段少批多征、用欺骗手段获取吉林省国有资源厅的批文,是严重的**违规行为,有关部门理应对朱炳义问责追责。

  三是征拆补偿违反国家政策和法律程序。东艺集团的人员直接介入土地房屋的征拆工作,补偿多少,全由东艺集团的人说了算;补偿标准不透明,搞的是暗箱操作,同一地段实施不同的补偿标准,谁家补偿多少看“关系”、看“背景”,“关系”好的、有“背景”的就多给补偿,否则就少给补偿,将国家的补偿政策弃之一旁,严肃的征拆补偿凭的是个人意志个人喜好,人为地制造矛盾纠纷,东艺集团这种违背国家政策法律的行为,不但严重践踏了社会公平正义,而且也涉嫌**违规违法,理应得到纠正并对东艺集团进行问责追责。

  四是蔑视法律和契约精神,单方面违背合同约定。七一村村委会于1996年5月7日和我们签订的购地协议书,约定“甲、乙双方必须共同信守,单方违约负责对方的经济损失。合同有效期为三十年不变”。朱炳义当时就是七一村的书记,正是他代表七一村民委员会在协议上加盖了村委会的公章,请问朱炳义:我们离合同期还差8年,你现在单方面毁约,你为何不按照协议约定给我们赔偿经济损失?至于协议中注明的“政策调整除外”,现在的拆迁补偿政策越来越好,尤其是国务院文件规定:切实加强和改进征地管理,确保被征地农民原有生活水平不降低,长远生计有保障,请问朱炳义:在政策不但未变而且越来越利民的情况下,你让我们的生活水平比征拆前明显下降,长远生计没有保障,作为企业家的你道德血液何在?作为村党支部书记的你执政良知何在?

  五是强征强拆中涉嫌使用暴力手段和涉黑涉恶手段。为了避免我们被征拆户依法阻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东艺集团组织了数百人的强征强拆队伍,且强拆队伍中有国家和部门条规禁令明令禁止的政府干部、公安民警和法官。在强拆过程中,强拆队伍在没有通知户主的情况下破门而入,60岁的王玉君听到敲门声之后拒绝开门,强拆人员便翻墙而入,将她摁倒在地,然后强行抬出,他老伴和媳妇也被强拆人员打伤,王玉君老两口均被送至医院接受检查治疗。这难道不是涉黑涉恶手段吗?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明确规定,征收集体所有的土地,应当依法足额支付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等费用,安排被征地农民的社会保障费用,保障被征地农民的生活,维护被征地农民的合法权益。征收单位、个人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应当依法给予拆迁补偿,维护被征收人的合法权益;征收个人住宅的,还应当保障被征收人的居住条件。我们8户人家不同意征拆土地和房屋,是因为我们没有得到合符政策法律的公平合理的补偿。《条例》第27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禁止建设单位参与搬迁活动。中纪委办公厅、监察部办公厅关于加强监督检查进一步规范征地拆迁行为的通知(中纪办发[2011]8号)要求加大力度查处违法强拆。对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违规动用警力参与征地拆迁的,因工作不力、简单粗暴、失职渎职引发恶性事件和**的,对违法违规征地拆迁行为不制止、隐瞒不报、压案不查 的,要严肃追究有关领导人员的责任。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国办发明电 [2010]15号)中也规定,对随意动用公安民警参与强制征地拆迁造成严重后果的,要严肃追究有关党政领导的责任。对采取停水、停电、阻断交通等野蛮手段逼迫搬迁,以及采取“株连式拆迁”和“突击拆迁”等方式违法强制拆迁的,要严格追究有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的责任。东艺集团的董事长朱炳义公然违反国务院、中纪委的禁令,在没有和被征拆户达成共识并签订补偿协议的情况下,操控政府和国土、公安、法院等单位的人员强征我们的土地、强拆我们的房子,请问天理何在?尤其是辽源市国土资源局在《强制执行申请书》中称被申请人冯吉生“拒不配合工作,拒不征收”,“在催告期内亦未履行搬迁义务,现申请人已给被执行人提供周转用房”。这简直是在说假话、放臭屁!为何国土资源局不这样写:东艺集团拒绝给冯吉生合理补偿,拒不和冯吉生签订补偿协议?至于东艺集团给冯吉生提供了周转房,请问国土资源局周转房在哪里?难道朱炳义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

  东艺集团操控和组织强拆队伍对我们的合法土地进行强征、对我们的合法房屋进行强拆,按照党纪国法,不只是应该对朱炳义追责,还应当严肃追究有关党政领导的责任!

  可怜我们弱势农民不只是遭遇强征强拆,而且我们其中的韩金洋、郭世祥、冯吉生在**讨公道中又遭受第二次伤害:三人均被行政拘留15天!说实话,我们并不恨警察,因为警察拘留我们时悄悄向我们透露:他们知道我们没有犯法,内心上并不想拘留我们,但上面压下来,他们也是履行职责,不得已而为之。我们不理解的是,为何东艺集团和朱炳义在多方面违法甚至涉嫌犯罪的情况下,竟然能得到多个政府部门一呼百应的配合与支持?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有钱能使鬼推磨”吗?难道为了个人的政绩甚至个人的黑色利益,就可以无情地碾压和忽视我们老百姓的利益吗?有句老话叫“有理走遍天下都不怕”,但我们则是有理寸步难行,是哪个部门哪个官员**了我们“理”?

  我们被强征强拆的弱势农民,一无权,二无势,三无钱,四无靠山和背景,但我们有的是“理”,我们期待开发商朱炳义和支持、包庇朱炳义的政府官员也讲“理”——真正做到以理服人,而不是以权代“理”、以权夺“理”、以权压“理”。假如朱炳义和政府能用“理”说服我们,让我们心服口服,我们将息访息讼,反之,如果朱炳义在“理”上说不过我们,那就请认个输——要么给我们作出合情合理合法的补偿,要么给我们的土地恢复原貌。请朱炳义和相关政府官员明白一个道理:当我们无法生存下去时,我们讨公道的脚步就绝不会停止!

  投诉人:辽源市龙山区寿山镇七一村农民:韩百成 ?郭世祥 ?冯吉生 ?贾瑞松 ?王成武 ? 张克文 ?王玉君 ?王福信


谁来管管违法坑民的村书记兼开发商朱炳义?

  不得不承认,吉林省辽源市东艺集团董事长、辽源市龙山区寿山镇七一村书记朱炳义是个能人:他征用拆除村民的土地房屋给被拆迁户的补偿由他或他手下的人说了算;他可以组织调集数百名包括公职人员和“制服人”在内的强拆队伍实施强征强拆;他征拆农民土地多处违规违法却无人查处;他违法坑民引发受害农民****后没人替受害农民主持公道......然而,朱炳义的能量含有不值得肯定和称道的“负因子”——这种含有“负因子”的能量,会让自己的行为失范、失格、失度乃至失德:明明在征拆过程中多处违规违法,却能获得公权力的支持和保护,由此表明朱炳义的“能量”成了一种腐蚀性能量;明明给韩金洋、郭世祥、冯吉生等8户被征拆户没有给出合理补偿,却在没有和被拆迁户签订补偿协议的情况下亮出强征强拆之狠招,由此表明朱炳义的“能量”成了一种邪恶能量!

  本博主在被拆迁户的引领下,见到了被朱炳义名下的东艺集团征用的土地上,耸立起一个高档气派的大楼盘——“东艺?紫御华府”,“这个楼盘的售价每平方米达到6000多元,是辽源目前价格最高的楼盘“,朱炳义以‘白菜价’征用我们的土地,以辽源最高价卖出商品房,他赚的钱滴着我们泪水哦”!一位拆迁户用不满的口吻感叹道。在七一村的范围内,东艺集团兴建了多个楼盘,可以说,东艺集团开发的楼盘占据了辽源城区的重要一角,我无法猜测朱炳义的身家是数亿元还是数十亿元,倒是用“堆金积玉”、“富甲一方”来形容李炳义的财富,我敢肯定不会离谱!我就不理解,财富如此之巨的朱炳义,为何还要冒法律风险去获取土地?为何要如此狠心地坑害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胞?有着自知之明、自“识”其力的农民,知晓“胳膊拧不过大腿”、“鸡蛋碰不过石头”这种浅显的道理,如果不是朱炳义欺人太盛、坑人太狠,他们断然不会招惹朱炳义的,如今被拆征拆户“舍得一身剐”地状告朱炳义,无疑是朱炳义做得太过分。“取之有道”和“取之于社会用之于社会”,是企业家应当遵循获取财富的伦理。我相信朱炳义这些年来多多少少做过一些慈善事业,假如一方面对外做慈善事业,一方面对自己治下的村民厚取吝出、克扣剥削,产生的是“坏女人抹香水——外面香里面臭”的效应,乃至引发被拆迁户的强烈不满和投诉举报,这又何苦呢?我相信身家厚实、藏金万两的朱炳义,依法律按政策给被拆迁户作出合理补偿——将克扣的钱还给被征拆户,不会掉一块肉更不会有丢命之虞!反之,一味倚仗自己的实力说话,借用公权力打压被征拆户,结果是压儿不服,引发的是被征拆户的投诉举报,由此不但影响了自己的声誉和心情,也给领导带来了“保护伞”之疑,哪天朱炳义摊上事儿,难免会连累支持和保护朱炳义的官员!

  作为开发商的朱炳义,该有“道德血液”;作为人民代表的朱炳义,该有“公仆”意识;作为村书记的朱炳义,该有法律意识和法治思维,还应有“宁可亏我不可亏民”的风格。可惜,朱炳义在征拆过程中的表现,该有的一样都没有!我想问问辽源官场:谁来管管违法坑民的村书记兼开发商朱炳义?

  反腐与**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图片说明:被拆迁户王成武家惨不忍睹——房屋狭小陈旧,墙体多处开裂,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隐患,王成武父子俩双双患有肾病,需要频繁地做血液透析。就连这样的家庭也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补偿款,朱炳义作为负有带领群众致富光荣使命的村书记,难道就没有一点未尽到责任的内疚感?难道就没有一点恻隐之心?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夏今日 ( 阎罗王ICP备00000001号 )

Copyright 2013 最新最精彩-社区论坛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